台湾炒股血泪_台湾炒股血泪

热点 2020-06-04 16:50:17

收复台湾的血泪教训

使台胞当家做主。至于台湾总督府的政治制度、行政效率、法制观念、技术改良等等,则当尽力继承善用,决不能把大陆那一套落后、低效的东西搬到台湾,去坑害台胞。1945年10月25日,陈仪在台北接受日军投降,台湾光复,回到祖国的怀抱。中国政府恢复对台湾行使主权。海峡两岸暌隔50年,走上不同的发展道路,无论是政治制度、经济结构,还是文化认同、价值取向,都有相当大的差异。陈仪建立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接收台湾总督府的行政设施、厂矿企业,遣返日俘日侨,推行民主政治,放开言论。陈仪团队主控了台湾的政治资源与经济资源,行政效率低下,出现贪污腐败的现象。台籍精英参政困难,严重挫伤了他们建设家乡的积极性。陈仪接收庞大的日产,收归国有、省有,建立起庞大的公营经济体系。为避免受到大陆通货膨胀的波及,陈仪发行台币,维持台湾金融自成系统,因恢复厂矿十分困难,财政拮据。陈仪组建专卖局、贸易局,推行统制经济,压抑了台籍民间资本的成长空间,

收复台湾的血泪教训

普及平等教育、国民教育,去除日本殖民色彩。陈仪接收庞大的日产,收归国有、省有,建立起庞大的公营经济体系。发行台币,维持台湾金融自成系统。组建专卖局、贸易局,推行统制经济。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制度不同于大陆的省政府制度,是省政府制度的一种改进,行政长官的权力超过了大陆各省的省主席。尽管全中国四分五裂,中华民国仍属单一制国家,而非联邦制国家。陈仪在台湾推行的行政长官公署制度并非是“一国两制”,也不是“一国一制”,介于“一国两制”和“一国一制”之间。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与中华民国国民政府的关系是地方政府对中央政府的关系。从台湾省在中华民国的地位来看,它是中国的一行省,与福建省、浙江省地位一样,而非一特别行政区域。但长官公署制度又与内地各省不太一样,具有较大的自主权,是中央集权体制下的一种权力下放,是对“一国一制”模式的改进与提升。陈仪团队推行的台湾特殊省制,希望把台湾搞得比内地各省更好。国民政府同意在台湾建立长官公署,

收复台湾的血泪教训

褚静涛出版社:中华书局2013年7月定价:180元台湾同胞对回归缺乏准备虽然一道海峡将台湾与大陆隔开,台湾经济仍然遭到大陆战乱与通货膨胀的拖累,部分台胞不免心生怨言,对国民党政权离心离德。在20世纪,中国有三大收复失地事件,即台湾光复、香港回归、澳门回归。台湾光复因二二八事件的突然爆发,蒙上了沉重的历史阴影。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海峡两岸的学术界将台湾光复后的严重挫折归之于国民党官僚的贪污腐败,以致官逼民反。这种解释仅仅列出了悲剧成因的某个因素,而非全部。褚静涛博士一直从事台湾光复史的研究工作,耗时十几年,著成《国民政府收复台湾研究》一书。该书通过大量历史档案,探寻台湾回归祖国的艰辛历程,再现了波澜壮阔的历史场景。与香港回归相比,国民政府收复台湾没有过渡期,具有突然性、剧烈性的特征。1943年11月,《开罗宣言》发表。蒋介石政权才将收复台湾列入议事日程。1944年4月,国民政府成立台湾调查委员会,

收复台湾的血泪教训

资本家指责陈仪“与民争利”。台湾米糖经济遭到战争重创,粮食短缺,物价上涨较快,城市底层民众生活困难。台湾的新闻报刊迅速发展,台籍精英关心台湾战后的重建,献计献策。一批大陆的左翼文化人士来到台湾,许寿裳主持台湾省编译馆。他们传播国语国文,介绍五四运动以来的新思想、新文化。这些举措有积极正面的一面,也给台湾人民带来困扰,难以适从。由于战争的创伤及社会的急遽转型,台湾重建面临着巨大困难。通货膨胀,失业问题严重。滞外台胞返籍,对台湾社会构成巨大的隐患。台籍精英要求撤废行政长官公署,废除专卖局、贸易局,尽快实现县市长直选,还政于民、还财于民。台湾经济较大陆为好,仍然受到上海金融风潮的波及。国民政府对残破凋敝的台湾,未予扶持,却将台湾的主要企业充为国有,强令台湾15万吨存糖运到上海,平抑物价。陈仪团队只注意接收台湾的“物”,而忽略接收台湾的“人”。如果能迅速恢复经济,发展生产,使台胞不感到生活上有难以忍受的突变,

收复台湾的血泪教训

由陈仪出任主任委员,专职编制人员仅20余人。台湾调查委员会集研究、培训、决策、执行于一身。国民政府从组建台调会,到收复台湾,仅一年多的时间,缺乏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十分仓促,准备极不充分。以接管台湾教育为例,台湾中小学校约1300所,学生约100万人,以每校至少配备一名国语教师,每名学生至少有一本国语教材,台调会就应该至少征召1300名国语教师赴台任教,携带100万本国语教材发给台湾中小学生。陈仪等人在重庆为能找到一本台湾统计资料而四处奔波,根本无力去培训中小学老师、编写国语教材。台湾同胞对回归祖国缺乏思想上的准备。1895年日本侵占台湾后,台湾与大陆走上了不同的发展道路。在日本殖民统治者的长期愚弄、欺骗下,一些台籍精英想不到日本会战败投降。国民政府通过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在日本宣布投降后,派军收复台湾。台湾人民在没有充分思想准备的情况下,突然抛弃一种政治制度,去接受另外一种政治制度,

千里流亡学生的血泪——一个台湾老兵的控诉

来不及回家同父母商议,就找到在徐州做生意的舅舅家。舅舅翻箱给我找了两块银圆,带在身上。流亡几个月,在台湾几十年,这两块银元我决然舍不得花,一直带在身边。九十年代我又把它带回到徐州。根据老师说的时间、地点,我们跟老师到了车站,没有票,我们只有爬货车,挤在空车厢里满满的。有些没有走的同学还到车站送我们,车开动了,许多人挥手告别。亲历生离死别,不觉得潸然泪下。我回首看看,发现这节车上,有我们初中三个班,一个班大约有二三十人,共有百余人,男生多些,女生比较少。武汉饥饿有人逃回火车开动了,我发现火车不是往南去,而是朝西开的。绕过九里山脚,穿越黄河,驶过黄口、砀山,我的心紧了起来,从此我要离别家乡,前途究竟如何,何时能再回来,心中十分怅然。尽管一路上,同学们相拥相助,但一直高兴不起来。火车像逃命一样,疯狂向西奔驰,铁路两旁,一片荒凉。偶尔停靠几个站,人地生疏,火车开动没有准头,所以没有人敢下车去买东西,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