兴平炒股村_现在的炒股村

热点 2020-06-04 19:15:49

兴平有个“炒股村”村民称最多的赚了几十万

“夏天白天太热,对着太阳干活容易中暑,中午歇凉时顺便炒股。”如今,股票、经济政策成了村民们聊天的主题,有的村民买来电脑,接上宽带,在家里炒股。以前,天热或农闲时刘建和村民“就想打个牌”,如今大家忙着炒股,“麻将桌都没人去了”。只要股票开市,村民就早早来看股票行情,简直就和城里的上班族一样,周末再干农活。“我们看盘就是上班哩,跟城里人一样。”刘建笑呵呵地说。今年60多岁的南兴牢头发已经花白。最近,南兴牢每天早上5点多起来给苹果套袋子,9点回来看盘,11点半股市早盘结束后回家做饭,下午3点收盘后又下地干活。“相比干农活,炒股赚钱快,亏钱也快,而且费脑筋。”他说。南兴牢目前投了三四万块钱。“看别人炒股就拿点钱试一下,有利好消息就进,后来有了点经验,又追加了一些钱。”聊起操作他谦虚地说,自己是蜻蜓点水,都靠个人判断。“经济方面的新闻和股市新闻、国家政策每天都得看,想挣钱了就得关心。”他说,目前,村里的股民主要是中年人。

兴平“炒股村”有100多股民有人投入20万

他正在看“美的集团”和“中国太保”的走势,华商报记者问他,帮我也炒股可以不。“能行嘛。”他爽快地说,每天看盘跟做生意一样,每天看新闻,不看股票总觉得少点啥。正说着,屋里屋外人越来越多,讨论股票的声音越来越大。“今天这大盘跌的凶”,这时雨大了,大盘绿多红少,大家激烈地讨论着。随着大跌,有股民讨论起跌停了是否能卖掉股票的交易规则。有人讨论“528”大跌和去年“119”大跌谁更厉害,有人说离“530”大跌很近估计还会暴跌,也有的说,中央从各方面推进改革,今年大牛市,今年上5000没啥问题。“害怕的很,大盘分析说明天还要反弹”,“这么快就到5000点了,市场太疯。”……股民七嘴八舌议论开了。“不太稳定,不要再补仓了。”南栋梁说,上半年几次大涨家里就挤满村民。周末休市时,大家聊下周的走势。到3点收盘了。5月28日,沪指暴跌6。19%。有村民对比2007年“530”那次大跌,一边探讨着大跌原因。南栋梁不着急讨论,

兴平“炒股村”有100多股民 有人投入20万

到兴平、西安卖过机电设备,结婚以后暂时在家休息。听村里年长股民说起股市,自己凑的和家人给的,大约投入10万块。有赔也有赚,有一次赔了5000多,操作上打短线,自己设止损在5%左右。平时在家,也出门交流股票涨跌。他笑呵呵地说:“都说‘小孩和女人的钱最好赚’,所以我最近买了贝因美。”这时,他父亲刘社教正带着小孩骑童车。刘岩说,村里股民操作思路是做短线为主,一般拿股票一到两周,一般不超过一个月。去年进来就赶上牛市,大家都赚着。有人把上海电器拿了一周,拿了2000股,几个涨停板下来赚了不少。不过,刘岩也错过不少机会,有一次,他没敢买,结果涨停。刘岩的妈妈郭女士说,自己是农村妇女没赚多少钱,跟着炒股能人先富起来嘛就炒股。如今,刘岩的媳妇也在炒股。收盘了不回家等着上网看股评下午,南栋梁家里又来了客人,他几句话说完就忙着进屋看大盘了。屋里柜子上还有一个显示屏,他正在看“美的集团”和“中国太保”的走势,华商报记者问他,

兴平“炒股村”有100多股民有人投入20万

村民说,所以对记者采访并不好奇,只是不太愿意说姓名,也不给看账户。随着互联网和信息技术发展,炒股不再是城里人的“专利”,农民在自家门口炒股或许不再是新闻。西安一位证券行业业内人士说,其实村民炒股并不是特别稀奇的事情,从全国炒股村还有好几个。比如,浙江东阳市南马镇泉府村,600多户就有100多户在改革开放初期炒股,村民1991年、1992年就进股市了,成了远近闻名的“炒股村”。而对证券公司来说,下乡装炒股软件以后或许也很常见。去年就有很多大企业为了推动销售,派人下乡刷墙。“市场行情好了一些证券公司为了拉客户,下乡也很正常。”炒股,给大家带来了聚在一起的机会,夏天了边乘凉边聊股市,冬天了围着炉子也暖和,大家一起聊天很有人情味。兴平股民

陕西兴平南留村——一个炒股村的崛起

炒股村南留村1月19日,沪指暴跌260点,创7年最大单日跌幅。这对兴平市马嵬镇南留村一些村民来说,并非是个坏消息。一个月前,有人意识到股指上涨过快有风险,50多个开户村民中,至少20多个抛掉了股票,至今一直空仓,就等抄底了。南留村是兴平市远近闻名的“炒股村”。从2007年那个大牛市开始,南留村人陆续进入股市,如今,每天交易活跃。赔赔赚赚不说,七八年股市征战,村民们收获了更多。“习大大在全国经济工作会议中提出经济稳增长”、“李克强总理跑到国外推销高铁技术”、“从宏观层面分析,2015年一定是个牛市”……1月14日,兴平市马嵬镇南留村村支书南栋梁家里,挤了20多个人,大家你一言我一语地聊着最近发生的大事儿。间隙,他们的眼睛大都不忘盯着面前一个50多英寸的大液晶显示屏,上面红红绿绿的几条曲线走势着实让人揪心。抛开农民的身份,他们还是股民。而这里,不收破烂了坐在家里看曲线在这个不大的“交易大厅”里,

兴平“炒股村”有100多股民有人投入20万

现在的炒股村平时打工干农活收废品如今一家人有四个都炒股如果不是听人说起炒股,刘社教如今可能还骑着三轮车出门收废旧手机。去年经济不景气,小生意也不好做了,觉得赚不了多钱,他就在家歇着,看邻居炒股就心动了。刘社教今年50多岁了,去年跟大家一起开户炒股,用他的话说,“收不到废旧手机的时候,又找个来钱的买卖”。这个买卖不需要到外面跑但比较费脑筋。刘社教说,他投入1万元炒股,目前有1。1万左右,相当于没赚钱。刘社教事情比较多,看完盘还要下地拔草,离收麦子还有几天不算忙,有时间看盘。前几天下冰雹砸了苹果,今年估计收成不好,能保本就不错。“要是股市行情走好,还打算再投点钱进去。”刘社教家里有四个人炒股,他儿子刘岩被村民认为是年轻人里的炒股高手。顺着村道,他正看湖北卫视股票节目,打开的电脑上,大盘红红绿绿还在跳动。群里不断有人介绍股票。他随时买卖打短线,电脑是结婚时买的,对炒股看盘很方便。刘岩是1988年的,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