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票交易」顶级投行纷纷上调中国飞鹤目标价 杀人鲸做空变

股票配资 2020-07-12 08:04:59

  “大空头”索罗斯,一个令香港又恨又爱的美国老头。

  可恨处,1998年其试图做空香港,引发市场惶恐;可爱处,做空变嫁衣,贡献给香港政府数十亿美元,还让香港经济、中国经济走了场实力秀。

  索罗斯的打脸故事告诉我们,做空是一把“双刃剑”,切豆腐还可以。若砍“钢板”,不仅自伤其身,也会让所有人看到这“钢板”到底有多硬!

  港股上市的中国飞鹤,显然继承了同样“硬度”。

  近一年中,GMT Research和杀人鲸两大做空机构,均将矛头指向飞鹤。“宠爱”之意,可谓颇深。

  但从结果看,空头的如意算盘落空,反而做了中国飞鹤的嫁衣。

  此次与杀人鲸一役,中国飞鹤股价当天便大涨7.21%,股价16.96港元,创下上市以来新高。而7月10日的拉锯震荡,也显示出市场利空情绪已至尾声。黎明已在路上。

  而上一次与GMT对垒,中国飞鹤更是完胜:复盘后仅五分钟,股价最高涨至6.66港元,较停牌前收盘价6.28港元上涨6.05%。紧接着市值突破千亿,取代蒙牛成为港股第一大乳企、随后又被纳入港股通,股价一路飞涨......

  以此观来,这些做空机构虽目的不纯,但频频宠爱,却也不是坏事:无意帮中国飞鹤打了免费广告,给予其向全球投资者展示实力的机会。

  想来,这样的无质量做空,真该多来几次。

  得道者多助 失道者寡助

  需要肯定的是,做空机制本身对资本市场有一定利好作用。

  通过基于事实的专业分析,优质做空机构可穿透资本迷雾,揭示风险,防止一些忽悠企业“割韭菜”。

  当然,其也不是慈善家,做空牟利是其终极目标:发现企业存在问题,并不会提前公开,而是先从券商处借股票卖出,然后发布报告击溃股价,随即低买高卖,赚取中间差价。

  尽管“损人利己”,但揭示功能本身值得肯定。

  不难发现,对做空机构来说,泡沫越大、问题越多,做空机会越大,自身盈利越多。反之,则无利可图。

  一般而言,资本热度高、发展快速的企业或行业,易成为其目标。

  问题在于,成长性高与问题、泡沫不是对等关系。

  如果标的实力过硬、价值匹配,做空机构却要霸王硬上弓:无中生有、颠倒黑白。这种无底线打法,不但坏了做空江湖名声,也会让广大投资者受害不浅。

  换言之,做空机构的报告,是否真实扎实,是判断其是否“恶意做空”的标准。

  摩根大通全球投资银行中国区主管黄国滨表示,从机制角度看,做空是一个好的机制,有在市场上存在的必要性,可以惩戒那些粉饰基本面的公司。但是做空不一定都是对的,有可能是出于错误判断,也有可能是恶意做空。

  聚焦中国飞鹤,从种种事实看,GMT Research与杀人鲸坏了江湖规矩,扮演了小丑角色,均属“恶意做空”。这也是二者做空失败、或效果差的根本原因。

  最直观考量,是评级机构态度。

  众所周知,对评级机构来说,投资者就是自己的客户、甚至衣食父母,如果其赔了钱,自身也就砸了饭碗。

  换言之,评级机构才是投资者的利益最一致方。

  如果做空报告是真实的,评级机构自然会跟进;如果做空报告是虚假的,评级机构也会提示反击,避免客户因“恶意做空”受损。堪称市场的专业守卫者。

  以此次杀人鲸为例,高盛、花旗、中信里昂、建银国际等国内外巨头,纷纷站在了中国飞鹤这一边。

  花旗方面,给予中国飞鹤“买入”评级,目标价由19.2港元提升至21.2港元。并预计飞鹤将在很大程度上保持优越的盈利能力,并在进一步的产品组合改进和效率提高方面略有增加。

  高盛维持中国飞鹤“买入”评级,目标价由17.82港币上调至20.25港币。花旗给与中国飞鹤“买入”评级,目标价由19.2港元提升至21.2港元。

  建银国际给予中国飞鹤“优于大市”的评级,目标价19.50港币。

  中信里昂给予中国飞鹤 “买入”评级,并继续上调目标价为20.00港币。

  在铑财看来,这些知名专业机构的力挺声音,足以说明问题,可信度极高。毕竟从其行业地位、自身利益出发,不可能拿宝贵的公信力做赌,去帮一家企业站台。

  专业大佬的宠爱,也向外界发出强烈信号:中国飞鹤价值过硬,放心买就是。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反观杀人鲸,截至目前,并没任何一家权威评级机构认可其观点,或调低飞鹤目标价。

  那么,是否存在“众人皆醉我独醒”的可能呢?

  答案是否定的。看看漏洞百出的做空报告,颠倒黑白、无中生有、臆想乱猜,充分暴露杀人鲸的无知、无底线。

  飞鹤“狠啄”杀人鲸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百度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百度百家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分享:

扫一扫在手机阅读、分享本文

推荐阅读